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二章 另外一个我

第二章 另外一个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生吗?你连我是什么病都看不出来,你做什么医生?”女人气急败坏的道,心里恨恨的想,古人诚不欺我,果然是嘴上无毛办事不牢啊。“我什么时候说我是医生的!”欧阳力说的是实话,他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自己是医生,是他报出了爷爷与爹的名号后,这个女人一厢情愿的认为他是祖传神医的。其实,他连一天医都没学过,什么祖传内气,三针神话,催眠诱心术一等,他通通都没学过!“你不是说你从外国学医回来的吗?”女人已被气得有气无力。“喂,东西可以乱吃,饭不可以乱说哦!我只说我刚从国外回来,可没说是出去留学回来哦,我出国去玩而已!”欧阳力的最大梦想并不是像他爸爸或爷爷一样做医生,他是想做一名流浪行为的艺术家。“……”女人已经接近半昏迷状态了,欲哭无泪的道:“你不是医生,你给我检什么查?”“咦?你这人怎么这样子啊,明明是你自己强烈要求我给你检查的,我都说了这样不好的,你却说没关系,你还求我,我才给你看的,我爷爷说了,助人为乐是为人之根本,我是禀着这种精神才伸出友爱之手的……喂,喂,小姐,你怎么了,娘,快来啊,有人昏倒了!”欧阳力的话还没说完,只见女人脸上的肌肉一个抽搐,两眼全部翻白,口吐白沫的歪倒在检查床上,而那拉起一半的内内,仍挂在一条大腿上。欧阳力惊慌的冲出了诊室,到了走廊上,正好看见从休息室走出来的吴悦欣,便一把捉住了她的手道:“悦欣娘,你快去看看,有人在你办公室昏倒了!”“哦?怎么回事啊?你怎么穿着我的白大衣啊,我不是让你有病人来的时候叫我一声吗?”吴悦欣今天值中班,因为昨晚被欧阳力他爹折腾得够呛,中午吃了饭后已经昏昏欲睡,恰好又遇到无所事事的欧阳力在医院东溜西窜,就让他替自己看一下门有病人来就叫她,她去补一觉,反正午休时间也没什么病人。“……我,我也说不清楚啊!你自己进去看吧!”欧阳力说着便脱下了白大衣递给了吴悦欣,一溜烟的跑了,那速度可比兔子快很多很多很多……吴悦欣狐疑的接过了白大衣,看着落荒而逃的背影,摇摇头走进了办公室,谁能想到两代神医唯一的继承人虽然四肢发达头脑聪明反应灵敏,却偏偏只爱流浪艺术,不爱祖传医术呢!待她走进办公室,发现并没有人,却见妇检室的门开着,于是走进去一看……“啊——”一声尖锐的叫声响遍了龙心医院。欧阳力逃到了龙心医院住院部大楼的天台上,靠在那个巨大的氢气球的绳索下,身子随着那迎风摆动的氢汽球晃晃悠悠的!据天气预报说,今天会有史上少见的强台风!可欧阳力认为,天气预报是一种很玄的东西,最喜欢骗人了!狂风吹起了他的碎发与衣裤,让他感觉十分的舒爽,抬头看着那个为龙心医院成立二十二周年庆典而特地挂上去的巨大氢气球,遥想着他有点花痴般的梦想。从小他就向往军营的生活,想做一名军人,他见过自己的老爹,端着枪飒爽英姿威风凛凛出现在电视上的模样,因此他也曾数次端着玩具汽枪,对龙心职工大院里的大小屁孩,鸡猫野狗打得哭爹喊娘,自然,他的屁股也少不了吃上无数顿熊掌炒肉。说起他老爹那熊掌啊,百八十里地找不出第二号来,就那雄浑的力道,那厚实的巴掌,最好的证据就是他的屁股,在长达二十年的熊掌培养之下,精瘦精瘦的,弹性十足。后来,当他得知做兵哥要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还要没日没夜的进行操练,起得比鸡还早,操练比牛还累,睡得比小姐还晚,而且像坐牢一样没自由的时候,结合自身懒惰的实际,觉得这种想法太不靠谱,于是他就在人生志愿表里填下了第二志愿,成为一名环游世界的流浪艺术家,这是一个自由自在的职业,不受任何约束的职业!而且名堂还十分响亮,流浪艺术家,多好听的名字啊,虽然他老爹恶俗的称之为:国际盲流!说起来,欧阳力还是觉得爷爷最好!爷爷从不打他也不骂他,在无可奈何之下还默许了他的志愿!爷爷说了,从先祖欧阳震天开始,一十九代人中没有一人与艺术家沾得上边!现在,终于有一个子孙要成为艺术家,也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了!只不过,爷爷没弄明白,艺术家并不是儒生,艺术家除了艺术造诣之外,言谈举止也极可能粗鲁!君不见他家两代,个个都是十足的流氓么?欧阳力想成为文人?那难度会不会超过猪八戒想娶嫦娥?此时的欧阳力在发呆,思想很遥远,已经出了国,脑海里是西班牙格拉纳达阿勒布拉王宫的辉煌,柬埔寨吴哥窟的神秘,意大利古罗马斗兽场的悲壮,巴西里约热内卢救世主耶稣雕像的神圣……“欧阳力,你这个混账东西,你做了什么好事?”正当欧阳力沉浸于自己那很傻很天真的梦想中的时候,一个咆哮如雷的声音,从天台的另一侧传来,是他闻之色变的老爹——欧阳冲。欧阳力暗叫一声不好,肯定是看那女人下体的事情东窗事发了,三十六计,逃为上计,欧阳力正想用一惯的伎俩遁走的时候,却发现此时入地无门,上天……咦,好像有条路!老爹那铁沙掌的功力他是深深领教过,那种日积月累的恐惧感时常让他在午夜的恶梦里惊醒。这次闯的祸这么大,不脱一层皮,也得掉几斤肉了,情急之下,没来得及多想,一扯那捆绑巨大氢气球的绳索,两手一握紧,便连人带球的升到了空中!一股狂风袭来,带着他和氢气球三百六十度的不停旋转起来,转着转着,欧阳力便感觉眼前一黑,意识便消失了……时间不知道过去多久,欧阳力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浑身上下像是被人拆去骨头一样,疼得要命,四周浓烈的消毒水味让他以为身在龙心医院的住院部里,但皱皱的床单与发着霉味的被子,还有简单甚至说得上粗糙的室内装修又否定了他这个推论,龙心医院可是明星医院,陈设都是五星级酒店标准的。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欧阳力怒力的回忆起来,自己被狂风带着不停旋转,好像陷入了漩涡一样,自己因为承受不住那股仿佛将自己撕扯得扭曲的力量,昏迷了过去,然后……就已躺在这里了!“混球,你终于醒了!”正在他思索的时候,一个破锣烂嗓的粗糙声音在欧阳力的耳边响了起来,磨得他的耳朵生疼,他觉得如果和此人进行交谈,不用半个钟,他就得去五官科看耳膜炎了。欧阳力扭头看去,一个近五十岁的老汉,脸庞如南山烧碳翁似的黝黑,皱纹密密集集如火车道似的在脸上平行交错着,皮包骨头似的瘦弱,偏偏此时却横眉竖目的瞪着他。“你是谁?”欧阳力狐疑的问道,可是话一出口,他就觉得不对了,声音不对,他那把低沉性感风摩万千少女的男中音不知何时已变成了破鸭公声,而且竟然与那烧碳翁有点相似。他慌忙的去捂自己的嘴,发现自己厚实多肉的嘴唇已变成了薄薄的两小片,再往脸的两侧摸去,国字脸已经变成了瘦削的猴腮,身体也好像短了,全身上下结实的肌肉也变成了软绵绵的五花腩,热热呼呼柔柔软软就如一驼刚生产出来的新鲜牛粪。扫了一眼,发现旁边的桌上有个镜子,赶紧拿起来一照!我去!完了大蛋了!镜子里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欧阳力的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怎么会变成这样子的?难道刚刚在气球上掉下来,摔死了,此时已经重新投胎做人,可为什么自己还能把以前的事记得一清二楚呢?当他心乱如麻胡思乱想的时候,那个破锣烂嗓的声音又骂了起来:“混球,你连你老子都不认识了吗?我告诉你,少在我面前装傻扮懵,这事我和你没完!我说你这混球怎么就这么狠心,硬是一板砖把人家脑袋砸开了花,要万一砸出个人命来,你就要和你那杀千万的大哥去牢里作伴了……”老汉一骂起来就没完没了,欧阳力是越听越糊涂,如坠迷雾般,什么板砖,什么大哥,简直是莫明其妙!但照他话里的意思,仿佛是自己与人干架,拿板砖把人家脑袋砸开了花!可他不是刚刚才从天上掉下来,哪有功夫去打架啊!而且他一向都反对暴力的。其实,欧阳力并不知道,他已经被强力的台风磁场带到了另外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思想进入了另外一个因意外而失去意识的人身上!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自己,陌生的一切.......穿越!!???欧阳力结合眼前的种种,联想到盛行的一种传说,脑海里突然出现了这个字眼!是的,发生了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除了穿越之外,不作别的可能!猜想到这个可能的时候,他的第一个反应,并不是去问老汉今昔何年何月,也不是去问自己姓甚名谁,而是立即就扒开裤子……经过仔细的检查,欧阳力松了一口大气,还好,自己没有穿越到女人身上,传家宝还在!而让他感觉更是庆幸的是,这个被他穿越附身之人的尺寸要比他原来还大那么一轮!这,无疑是不幸中的万幸,顿时就忍不住傻傻的笑出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