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九章 悲凉冷幽默

第九章 悲凉冷幽默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如此罪过,林昊晓真的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因此他想都没想,立即就脱下了花格子衬衫里的坎肩,用力的撕成一条条,然后叠成一块长方形的布叠,递给林晓玉道:“姐,你先用这个挡一下吧!”林晓玉接过那坎肩叠成的布条,有些羞臊又有些难过,但更多却是感动,而看弟弟的眼神也变得更复杂了,不过最终她还是什么都没说,只是默默的拿着布条走到草丛背后,脱下了裤子把布条垫到了内裤上,只是这一刻,她的眼里满是泪水!当她从草丛里出来的时候,眼里的泪水已经消失了。这,无疑是一个坚强的女人!从不在人前过多的流露自己的感情,不管是任何人。当林晓玉走回田梗正准备挽起裤脚再次下到深达小腿的水田的时候,林晓强却一把拦住了她。“姐,你别下水了,我听娘……人家的娘说,女人来那事的时候不能碰生水,不然以后会落下病根的!”林晓强嘴快,差点就说成娘亲了,可是他现在的娘亲在他出世还吃奶的时候就烧坏脑子了,哪能教他这些东西,幸亏他反应敏捷,才没露陷。“哪有那么娇气啊!”林晓玉脸红红的看弟弟一眼又道:“以前我来那事的时候,也不是照样下水干活!”“不,以前我不知道就罢了,现在我知道了,绝不允许你再这么干了!为了这个家,也为了我(这几个字声音很低,语调也很快),你得好好的爱惜自己的身体!”林晓强十分坚决的道。“……”两人争执了起来,林晓强在这件事情上也和姐姐的性格一样非常的固执,可真是默契的夫妻相,天生的姐弟命!十分悲哀的一个冷幽默。“姐,咱们别争了,你也累了一个早上了,你就在田梗上歇着吧,你来指挥,我来操作!”林晓强说着便挽起裤角下了田,学着林晓玉刚刚的模样,操起了耙吆喝起牛来,黄牛欺生,见了生人就要耍性子,拖着耙满水田的乱跑,林晓强只能极被动又极狼狈的跟在后面,弄得自己一身水一身泥。他的模样太滑稽,逗得站在田梗上的林晓玉捧腹直乐,后来好不容易笑停了,正准备传授一点经验之谈的时候,却见林晓强像一个地道的农民一样耙起了田。“咦?弟弟,你以前学过耙田吗?我怎么不知道?”林晓玉睁大眼睛惊奇的问。“没有,我是第一次!”林晓强笑笑的说完,又吆喝起那已逐渐听话的黄牛,他自己也没想到,除了在艺术方面有天生的领悟能力之外,连种田也能这么快上手,可真是天才了,只是从三十几年后穿越回来做农民,也不知是天生的蠢才,还是天妒英才。“那你怎么这么厉害,好像摸准了这黄牛的脾气一样!”林晓玉疑问道。“我娘…..人家的娘说了,对牛啊,就像对女人一样!这黄牛不比水牛,水牛是个慢性子,老实沉稳,像个温柔敦厚的女人!可是黄牛就不一样了,性子撅得很,属于火爆脾气,你越是粗暴,它就越不听你使唤!像一个充满活力又刁钻任性的年轻女人一样!”“嗯,好像有点道理!”林晓玉点头赞同道!“但是你对它太温柔了也不行,它会当你不存在的!你得适当的时候,哄它一下!就像是女人发脾气的时候,得有耐心!”“哦?”如此的高见,林晓玉倒是第一次听说。“但有的时候呢,你却必须硬气一点,打,不是不能打,但不能过度,而且要打在前头。”“什么叫打在前头啊?”林晓玉不解的问。“就是防患于未然,打个比喻,例如老婆要红杏出墙了,你必须想办法制止在前面。”“这……比喻不好啊!不过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就是看到它有不听话或是偷懒的苗头之前,就要打!”“对!但是不能打得狠了!打得狠了它也要发脾气的!就像兔子急了也咬人一样!力道得适度!”林晓强说着就给黄牛一鞭子,力道柔和,打痛了它,却打不坏它,倒让它拖耙的速度增快了一些。听了林晓强的这番妙论,林晓玉感叹的道:“看来你认得别人家的娘倒是不少啊!”林晓强一脸的寒,这哪是人家的娘,那就是他的娘,叶依玉,苏姗,齐非儿,林妹妹,张芬芳,香香……十个指头都数不过来,没办法,他真正的爹太风流了!(详情请参考:天才医王)其实,林晓强也很风流,只是暂时还没表现出来而已。林晓强耙完了田之后,已经过了正午,姐弟两的肚子早就嚷嚷着:我空虚,我寂寞,我难过……于是两人收工打道回府。林晓玉的下身叠着布条,裤子上还带有未干透的血迹,又怕别的在田里干农活的人瞧见,所以走起路来的时候遮遮掩掩慌里慌张的很是别扭!林晓强见状,赶紧脱下了身上唯一的花格子衬衫亲自围到了她的腰上,像是一件围裙一样,不太美观也不太大方,但最起麻是可以摭羞了。“弟弟,你真好!”林晓玉有些羞涩的赞叹道。林晓强看了她一眼,没有乐,只有悲,我再好,也只是你的弟弟!林晓强叹了叹口气。回到家,已是倦鸟归巢时分,猪已经被猪贩载走了,来牵牛的三个邻乡的农民也已经等了好几个钟,在这几个钟里,他们喝干了林来旺的劣质白酒,吃完了林晓玉剥好正准备下地的花生种。牛被牵走的时候,一家几口愣愣的站在门边,目送黄牛离去,那头老牛也适时的回过头来“霉……”的惨叫一声,仿佛不愿意离开这个家,林晓玉的眼里就掉了一颗晶莹的泪珠,扭头进了屋。林晓强看着那头牛被拉扯着渐行渐远,一直到它消失在转角仍回不过神来。他看到的并不是一头牛被牵走,而是看到这一家的希望被硬生生从身上撕走,那一刻,他的心痛得犹如被数十个老妇女猥亵般难受。一团黑云笼罩在林晓强的头顶上,那是乡下独有的蚊子!它们只在他头顶盘旋着,并不叮他,仿佛在嘲笑他的无能与懦弱!一个从三十几年前穿越回来的艺术家保不住一头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