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人性太丑陋

第一百四十八章 人性太丑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148章人性太丑陋
  
  福田街道派出所的所长左志怀已经五十好几而且身体不太好老早就该办病退身为副所的关元松干了几年副职照理来说老怀一下去他就该转正奈何他这块烂泥真的很难扶上墙,纵然背后那位有心有力,也难把他扶正。
  如果不是这次关元松好大喜功私自行动,又阴差阳错的正好捉住了入室抢劫杀人犯张东海那么依靠他的能力这辈子都要呆在副所长这个位置上但正因为这个被柳心雨一枪击毙的张东海使得关元松背后的那位爷有了推波助澜的机会这才让关元松名正言顺的坐上了正职
  小妾转为正房关元松自然春风得意得不行
  关元松出差了,去的就是原来呆过的乡镇派出所调研他走的时候是屁都算不上的小民警再回来却已是深城福田街道派出所的所长很有点衣锦荣归的味道
  乡镇派出所的郑所长原本是关元松的上级,就算关元松已经高升,说起来也只是平级,但郑所长在关元松面前却不敢妄自尊大,以身份自居!因为他已经五十好几,再往上也蹦不了多高,而关元松却不同,他才三十大几,正是风华正茂大有作为的年纪,所以郑所长接待他的时候就像接见上级领导般的隆重,邀了镇上的头头脑脑一起来迎接他,在镇上最好的饭店给他洗尘接风!
  关元松坐在宴席的首位上,面对着现在对他阿谀奉承,以前却把他当牛屎一看待的同事和上级,关元松没有像别人一样低调处事,反而牛b哄哄的尽说些阴阳怪气的话,弄得整桌人面对着海珍海味都忍不住大倒胃口,郑所长与镇长常名看着小人得志却上不得台面的关元松,不禁连连摇头叹息,这样的人迟早会摔得头破血流。
  关元松开着威武的警车再回故居,成为了村人追捧与奉承的对像,光宗耀祖扬眉吐气自然不在话下。
  村里有个叫常秀,容貌姣好风韵犹存,其实她守的是活寡,丈夫在挖矿的时候遇到塌方,虽然抢回了一条命却已落了个全身瘫痪,常秀辛辛苦苦侍奉着丈夫,拉扯着唯一的女儿,供她上了警校,好不容易今年毕业了,工作却没有着落!闺女上的是中专,连个大专都勾不上,如今这个社会,一泡鸟屎落下来都能砸中九个大学生,九个都是找不到工作的,何况你一个只等同于高中毕业的中专生。
  常秀为了女儿的工作,急得已经一宿一宿的睡不着觉,连那啥都不调了。
  无奈何,她只能去找镇长。镇长常名,是她的表兄,没出五服之内!表兄虽然是镇长,但名声一直不好,她也不想来求他,可是她没有办法,这是她唯一可以求的人!
  常秀的男人一直卧病在床,又要供女儿上学,到今年女儿毕业,已经花费掉丈夫的赔偿金及所有的积蓄,唯一的指望便是女儿能安排进镇里的派出所。
  常秀提着两只老母鸡,壮着胆子去找镇长常名,“他叔,家里穷,就这么点东西,看在你弟的面子上……”
  常名直接打断了她的话,色迷迷的眼睛上下打量着她,“秀啊,哥哥我想要什么,你还不知道么?跟我闹这个?有球的意思么?”
  常秀怎么不知道这个镇长想的是什么?反正她也这样了,没什么好在乎的,可是女人的观念相当保守,常名是她的姑姑的儿子,是亲表兄,搞那个玩意儿,那不是乱那啥么?而且,常名粗俗不堪,长得忒丑,香港脚,狐臭王,外加熏死人的口臭,一想到这个既黑且丑的表兄趴在自己身子上,常秀便觉得恶心得不行!
  罢了罢了,为了女儿,为了这一家,这一切她都能忍受下来了,可这些还不是最紧要的,问题的关键是这个表兄行事向来肆无忌惮,按照他的心性,万一她真应承了他,这草蛋的常名没几日就会把镇长办公室搬到她家的炕头上,那她那个瘫痪在床的丈夫不就要给活活的气死?
  常秀郁郁寡欢的回了家,终日愁眉不展,还好,这次关元松回来,走得比较近的姐妹提醒了她:“秀啊,那个当年对你很有意思的关元松现在不是派出所所长了吗?他这回来出差,你去求一下他,没准这事就有谱了呢?”
  关元松?是当年追求常秀最凶的主,她之所以选择了现在的丈夫没有选择关元松,那是因为关元松比常名更要草蛋!
  不过,话又说回来,关元松现在在已在城里安家乐户还有工作单位,就算是折腾她,折腾个或几夜,那也是一锤子的买卖,就算以后偶尔回来,那也比常名宿在她家坑头上与丈夫还有自己搞得三人行要让她的面子好过!
  主意打定,常秀就要去找关元松,可是事隔多年,她感觉自己已是人老珠黄,人家关元松还能看得上她呢!
  其实,她有点妄自菲薄了,她三十好几的人,但长得水汪汪的大眼睛,皮肤白腻白腻的,哪里像个乡下女子,穿上好看的衣服,比模特还模特,难怪她表兄常名都忍不住动她的心思。
  怀揣着这个心思,常秀就想去再试试,仔细想想,还是不是很放心,鬼使神差一般,她拉了自己的姑娘常月一起去找关元松。
  关元松刚应酬完了一场酒席,喝得有点醉熏熏的躺在镇上的招待所里,这趟差完全是形式主义的事情,跟本就没什么实际上的活,过惯了灯红酒绿的他,又回到这个地方,身份虽然已经不同,可是长夜漫漫,没有消遣,他也感觉寂寞啊,他也三十好几了,按理早该成家了,就算是草鸡也该弄个来凑对了,可是他这几年跟着金少爷做了不少造孽的事,他怕自己生了儿子后门有缺陷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