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次就好

第二百一十八章 一次就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218章一次就好
  
  林晓强没有回家,他打了个电话给沈晴雪请了一晚的假,他回了学校!
  不过他没有去找谢梦,这个时候有点紧张,谈情说爱不是时候,学习的事……虽然很急,但不争一时,他去找了四个师兄,没敢出去,而是在学校内的小超市里买了些啤酒花生躲在某个角落里瞎扯淡。
  “妈的,真他妈不爽,老子一个星期没出门了,快闷得抽筋了!”郁闷的干下半瓶啤酒道。
  “切,你敢出门吗?彭志水那班人一放学就守在门口,还带了刀子,你出去试试,十个跆拳道都给干趴下!”可乐也长他人之气灭自己威风的道。
  “唉,我说,这种日子什么时候才到头啊!连喝个酒都得躲到这种地方!”古正形也郁闷,他想和女朋友出去开个钟点房打个炮都不敢,搞得要上楼顶天台去那么狗血。
  “这得问我们小师弟啊,这牛皮他可是吹了一个多星期了,结果彭志水不是照样在中大横行无忌,好像毛都没少一根吧?”疯子道。
  “没少一根?你丫的去给他数了?”其他三位一起骂!
  “师兄们稍安勿躁!”林晓强淡笑道:“这个事情明天就划句号,咱们现在酒足饭饱,然后去看戏!”
  几个人被他弄得莫名其妙。
  林晓强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这几天他做的事情,就怪叫一声:“你不是吧,你竟然在那个刀疤脸身上花了二千块?”
  林晓强平淡的道:“物有所值,物有所值的!”
  疯子忙问:“你怎么能肯定今晚就有戏看?”
  林晓强双手一摊:“按照彭志水有仇必报的操性,而且我还听人家说了,报复这种东西,是跟随火气来的。而火气是最没持久性的。如果他想要报复,那最好就是今晚就动手。要不然拖得时间越长,他报复的斗志就越小。至于他会不会砸店?那就看他的悟性了,我白天把话对他说得很清楚,不怕他冲着我来,就怕他冲着刀疤脸去,他要悟不出个道道,那他也白痴得到家了!”
  几师兄无语,盛怒之下,谁还会理你的警告。
  安其山指着陆天豪问:“你不怕刀疤脸听出味来。”
  林晓强正色回答:“现在他已经财迷了心窃,想要静心的思考,恐怕得梦醒了以后,而且我白天说的话也没有不妥,我完全是好心嘛,任谁都会这样说的!不过……世事无绝对,就算他醒悟了,那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收拾人的法子多着呢,时间差不多了,咱们喝完这几瓶就去看戏,对了,可乐师兄,你不是有个dv吗?也一起带上!”
  几人又复无语,这小师弟邪乎得紧啊!。
  当天晚上两点钟左右,林晓强等人躲在刀疤脸饭店对面的小巷子里,观看到一场很壮观的场面!
  可乐拿着一个dv摄像机,从各个角度对现场进行实地拍摄,真实纪录片,任谁都喜欢看的!
  彭志水开着跑车,领着数十辆摩托车气势汹汹的冲到了刀疤脸的饭馆前,用大棍,铁棒,锤子,石头,板砖等物将店门砸开,对着里面的东西一通乱敲。
  只是几分钟,饭馆里的桌桌椅椅冰箱电视等物便被砸得粉碎,连那些假冒伪劣的烟酒也被洗劫一空,仅仅这样,他们还觉得不过瘾,停在饭馆门前的公车也遭了殃,被砸了个稀巴烂,后来彭志水还摸仿古惑仔的桥段,把一个点燃的高度白酒瓶扔进了车里,轰隆一声,小小的爆炸开来。
  这家伙,玩得有点大啊!林晓强的几个师兄如是心寒的想。
  林晓强却笑意不绝,他就怕彭志水玩得不够大,火光照在他的笑脸上,越看越是让人觉得邪恶!
  不过,刀疤哥的损失如此惨重,倒是让笑得合不上嘴的!他那二百块钱,林晓强不知是故意还是失忆一直忘了还他,这回就当那钱是看这场戏的票价了。
  疯子一直是四人之中的老大,论智力谁也不敢跟他比,但林晓强出现之后,他心甘情愿的排到了第二,这场戏后,他更是对林晓强佩服得五体头地:“小师弟,还是你的鬼点子多!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
  林晓强却懒洋洋地说:“是人,就有贪心和报复心。利用这两点就够了。说白了,没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刀疤脸可能要比彭志水好一点,如果他肯善罢干休的话,只是损失了一辆车和一间饭馆而已!但是有个人,他可能是要失去一切了!”
  ,报复心,确实会让人失去理智,而刀疤脸和彭志水都是半斤八两!
  不过,林晓强这笔生意还是做得很赚的,他前后包括那餐饭,总共花了二千三百元,可是要真想用这二千几元去请黑社会教训彭志水的话,他可能只有被黑社会反教训的份!
  因此林晓强设了个套,演了几天戏,就把彭志水往绝路上引,当然,他不止做了这些,其他的……以后再说吧!
  疯子拍了拍手道:“你丫的真行,这回把两边都玩了,有你这样的潮汕小师弟,我没白活!”
  “对!你给我们又长脸了!”
  “咳!”林晓强清咳一声,问道:“你们觉得仅仅这样就够了吗?”
  “还不够?”几师兄都是一呆!
  “你们忘了我那天对彭志水说过的话了?我要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林晓强脸色冷峻的说。
  “小师弟,得饶人处且饶人吧!”古正形学的虽然是妇科,但除了妇科学,妇人之仁也学了个十足。
  “古师兄,我可以饶他,但你们想想,他能饶了我吗?我连着让他丢了那么多的脸,他会这么轻易放过我吗?他不把我撕碎了,他还能在中大混得下去吗?”林晓强反问。
  “……”几人又是一呆,再复无语。以彭志水的操性绝不会如此善罢干休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