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一切才刚开始

第四百三十九章 一切才刚开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439章一切才刚开始
  
  手术做完了,但这件事情并不是意味到此就可以结束,相反,这才刚开始呢!
  林晓强在手术室里坐了一会,待气喘顺了,汗也不再冒了,这才往特别加护病房走去。
  “她的情况怎么?”林晓强一踏入加护病房便着急的问谢梦。
  “血压、心跳、脉搏,虽然较低,但在还正常值内,不过我推他回来的时候,他的意识是越来越清醒了,身体也开始出现不安反应了。她醒来后可能会剧痛难忍,这种疼痛正常人都难以忍受,更何况她只是个孩子,而且照她现在这样的身体情况,恐怕会撑不过去”谢梦话里有话,说到最后欲言又止。
  “你的意思是?”林晓强见她吞吞吐吐的,不禁问。
  “她的意思是说,是不是等她醒来后,再给她打一支刚刚那样的针!”林小欣却干脆了当的说。
  “不!”林晓强坚决的摇头,“那种针可一不可二,仅仅是一次注射,会不会使她上瘾尚不可知,这种利大于弊的方法,绝不能再用了!”
  “那怎么办啊?”谢梦满脸愁容的问。
  “没有办法,只能靠她自己的意志挺过去了!”林晓强也是无可奈何,这种百年不遇的体质在中会注定了有奇缘巧遇,而现实中却没有一点奇迹的可能,“梦,小欣,你们两都折腾一整晚了,要不先回去吧,今天真的很感谢你们俩了!”
  “跟我还客气什么!”谢梦仍是那么温声细语,只是语气中多少有些不满。
  林小欣更不满,撅起小嘴道:“切,我们又不是为了帮你,我们是为了帮这个患者!”
  林晓强有点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下,在他的目送下,二女缓缓走出病房。
  身在罗区医院的特别加护病房内,医疗设备是如何的先进,那是可想而知的,然而这些对一个大型手术后的患者来说,却和普通病房没什么两样,因为这些不等吃不等穿还不等用的东西对术后患者是不起任何作用的,只是林晓强有些不明白,既然没用,为什么还有患者家属打破头似的挤进来,哪怕因此每天耗费上万大无呢?
  有人说,医生这个职业是这世界上最了不起的职业,因为它的存在,一些本已被死神判做死刑的人可以获得重生,所以,常有人讲,医生是一群侵犯了神的领域的人类,而有资格侵犯“神”的人,在他们自己心中、甚至在所有人的心中,这群特殊而又不特殊的人,理应得到比一般人更高的回报。
  试想当年,若不是这些走入“禁区”的医者发明的那伟大的[盘尼西林],这个世界能发展如此之快?若没有医生的存在,死神魔爪伸出的频率将有多大?
  林晓强胡思乱想的坐在女孩儿身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她汗珠不停的往外冒,海洛因的效果已经开始消散了,疼痛的感觉已经越来越明显表露在女孩的身上,而现在,手术仅仅不过结束了半个小时!
  看着女孩痛苦得五官紧皱着的表情,林晓强知道,今夜,难过的不光是她,还有自己!
  时间,一分一秒的消息,消耗了极大体能的林晓强也感觉又饿又伐,可是他不敢合眼,一秒钟也不敢,他怕女孩醒来后会出现意外,而且照时间估计,女孩恐怕很快就要醒来了!
  这个时候,病房的门被轻轻的推开了,林晓强愕然的看着来人,竟然是去而复还的林小欣
  “咦,你不是回去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林晓强不解,随而又厚着脸皮的开玩笑,“怎么?舍不得我?”
  “呸,死相!”林小欣嗔怪的横了他一眼,脸却不自禁的红了,扬了扬手中的东西,“再没脸没皮的就不给你吃!”
  “干炒牛荷?”林晓强的鼻子使劲嗅了嗅,像是猎犬一样。
  “什么鼻子啊,这是炒米粉!”林小欣奚落的道,又问:“医院旁边那间饭店没有荷粉了,只有这个。爱吃不吃,不吃拉倒,我带回去给我老头子吃!”
  “呃,别!别呀!我要吃!”林晓强赶紧的拦住!
  “你不是喜欢吃荷粉吗?”林小欣皱了皱鼻子。
  “有没有人曾告诉你,我更喜欢吃米粉呢?”林晓强连唱带笑的说,抢过一个饭盒便狼吞虎咽起来,吃相着实让人不敢恭维。
  林小欣看着他的样子,心里却感到很幸福,别人都说,要想捉住男人的心,得先捉住他的胃!这话说得好,但可惜的是,她不会做饭,不过没关系,她有钱,只要有钱,还买不到美味佳肴来捉他的胃么?
  二人正郎情妾意温馨得不行,突然,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从病床上响起,“好痛啊!”
  林晓强手中的饭盒被惊吓得掉地,米粉散落得一桌一地,但他什么也顾不上,冲上去凭着经验按住了患者的双肩。
  患者的情况果然不出林晓强所料,随着她意识苏醒而来的就是剧烈的疼痛,身体也随着疼痛而扭动了起来,虽然林晓强已预料到会是这样的情形,已事先将她固定在床上,可就算是轻微的抖动,对这种大手术后的患者来说,也是极度危险的,刚缝合的伤口随时会崩裂,而里面因手术破损的组织也会跟着出血。
  林晓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摁着女孩的双肩,尽可能的减小她身体的扭动幅度。
  三分钟,五分钟,半个小时一个小时过去了,女孩痛得已经嘶嚎了起来,泪流满面,林晓强也比她好不了多少,脸上密布着汗水,痛苦的是患者可煎熬的却是他的心啊!
  “妈妈!我要妈妈!我好痛啊!”女孩大喊大叫,过度的疼痛加上紧张不安,使得孩子狂躁不安。
  “这样下去不行啊,得想想办法!”林晓强的脸上汗如雨下,忧虑又焦急的说。
  “除了给她打针,还能有什么办法?”林小欣无奈的叹气道。
  林晓强摇头,坚定的说:“不能打,这再打下去,不管剂量多少,这孩子都得完了!”
  “可是再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林小欣跺着脚苦恼得不行,“一会她就没体力了,刚做完这样的手术,体力又不继,不仅影响她以后的康复,严重下去可能会危及生命啊!”
  “我知道,让我好好想想,肯定会有办法的!”林晓强压着女孩的双肩沉思了起来。
  “要不我去拿点镇静剂给她打下去?例如安痛定,安定一类的镇静药?”林小欣提议道。
  这话倒是让林晓强脑门一亮,猛然道:“小欣,你去药房拿点三唑伦来。”
  三唑伦:是一种快速吸收和半衰期短的苯二氮卓安定类催眠药物,有显著的镇静、催眠作用,作用机制与地西泮相似,但与地西泮相比,其催睡作用强45倍。
  它属于强力的安眠镇定用药,又名海乐神,酣乐欣,俗称迷药、蒙汗药、**药。口服后可以迅速使人昏迷晕倒,**无色无味,可以伴随酒精类共同服用,也可溶于水及各种饮料中。近年来,常被一些犯罪分子用来实施抢劫、强奸等不法活动。此外,**还使人出现狂躁、好斗甚至人性改变等情况。迅速使人昏迷晕倒,**无色无味,可以伴随酒精类共同服用,也可溶于水及各种饮料中。近年来,常被一些犯罪分子用来实施抢劫、强奸等不法活动。此外,**还使人出现狂躁、好斗甚至人性改变等情况。
  口服的?有用吗?林小欣心里有些疑惑,却并没有多说什么,和林晓强相处了近半年,多少已了解他的脾性,这鸟人平时没心没肺没头没脑嬉笑怒骂喜形于色狂妄自大集万千缺点于一身,可一旦对上了对上了病人,或上了手术台,就变成另外一个人,简单一点的来说,那就是台上台下判若两人,而一旦神经起来,简直就不是人,为了病人,有时候他是不管不顾的,例如今晚,试问哪一个神经正常的医生敢胆大包天的做这种事情,这可完全是拿自己的前程和患者的生命在赌博啊!
  这么想着,林小欣快步走出病房奔药房去了。
  没过多久,她却两手空空地回来了。
  “怎么了?”林晓强满脸不解地看着林小欣,“药呢?”
  “没开来!”林小欣苦恼的摇摇头,“他们说这个是特别管制的药,他们还说”
  “说什么?”林晓强几乎是吼着问。
  “他们还说我没有处方权!”林小欣委屈的说,尽管她的老爹是卫生厅的最高领导人,可仍改不变了她还是一个实习医生的身份,实习医生是不能直接从药房拿药的。
  “你没说是我让你去的吗?”林晓强问。
  “说了!”林小欣更委屈,心说你以为你的名字还像以前那么好使么?但到了这个时候说这些又有什么用,“药房的值班主任说这种药非你亲自去取不可!”
  “狗日的,真t会挑时候!”林晓强气愤极了,以前莫说是这点镇静剂,就算是吗啡,大麻,只要是他林晓强要的,只要一个电话,药房部就会亲自派人送上门来,如今他一失势,这些上不得台面的阿猪阿狗便纷纷跑出来耀文耀武,人情冷暖世态炎凉,果然如是啊!
  “你在这看着她一会,我马上就回来!”林晓强说着一阵风似的冲了出去。
  到了药房部,静悄悄的连个鬼影都没有,林晓强又是按铃又是喊叫,好不容易才出来一人。“嚷嚷什么呢?这不是来了吗?”一个三十岁左右风韵少妇连白大衣也没穿,衣衫不整,头发紊乱从值班室里走出来。
  “来,给我一盒**!”林晓强懒得管她是谁,也没心思跟她咯嗦,把一张处方拍到窗口。
  “哟哟哟,你说给就给,你以为你是谁啊?”那少妇非常不满意林晓强那咋咋呼呼的态度,但林晓强又何偿满意她呢,那女人眼角扫了扫处方下角,“你是林晓强?”
  还有验明正身吗?林晓强记挂着那女孩儿,很不耐烦这女人的鸡婆,把工作牌拍地摔到了窗口上。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