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五百九十九章 狗血得不行的药引

第五百九十九章 狗血得不行的药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599章狗血得不行的药引
  
  林晓强躺在床上,一动也不敢动!
  爷爷的银针抽走之后,小腿处骨折处的伤口就开始疼痛了起来,他的银针果然和麻醉一样,过了之后疼痛马上袭来,然而身体多难受也不如心里头难受,爷爷的责骂,让他心里难过得像是被刺刀狠狠的扎进去绞了几下一般,撕裂般的疼,在未穿越前,爷爷从来都未曾对他如此色厉俱下的呼喝责骂过他。
  欧阳晓生出去了,很久都没回来,林晓强在床上忐忑的等待着,不知道他回来的时候,迎接自己的将会是什么。
  正在他胡思乱想之际,沈雪像是疯了一般冲进屋里,扑到床头神情紧张的握着他的手失声问:“晓强,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怎么样啊?”
  林晓强看着一脸焦急又慌恐的沈雪,多少有点惊愕,随即只好安慰道:“雪奶奶放心了,爷爷的手术做得很好,我一点也不痛。”
  “不是,我不是问这个,我是问你身上的毒”沈雪几乎是语无伦次的道。
  “刚开始的时候是很难受的,常常都像是随时要发疯一样,现在已经好多了,特别是上山打了野猪之后,我已经没什么特别的感觉了!”林晓强有点坚难的挤出笑意对沈雪说,其实他自己的身体,他比谁都清楚,心内的那股暴戾虽然潜伏了起来,但在某些时候,当他想起一些烦心事的时候,总会气血翻腾难过无比,胸口仿似有股无法宣泄的怒意呼之欲出,然而风里来雨里去的经过了那么多事,他已经学会了压抑与控制,不管多难受,他都已经开始试着用忍耐来对待。
  “真的没有什么了吗?”沈雪仍是不放心的问。
  “奶奶放心,我真的没事了!”林晓强只能重复。
  “晓强!”欧阳晓生走到林晓强面前,脸上露出了惭愧之色,“爷爷刚刚没弄清楚原由就乱责骂你一通,你别怪爷爷好吗?”
  “不会的,不会的!”林晓强忙不迭的摇头,诚慌诚恐的回答,“爷爷,我不会怪你的,不管什么原因,我都不应做那种事情的”
  欧阳晓生看了看众人,向林晓强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再往下说,因为这是家丑,还是不要外扬的好。“晓强,你刚刚动完手术,不适宜说太多的话,好好的休息一下!”
  “是啊,你好好休息,不要多想。”沈雪也接着说。
  当众人准备退出房间的时候,欧阳晓生又叮嘱道:“晓强,你千万得记住,现在切不能动,特别是这五六天,你小腿上的游离骨碎虽然已经复位,也在外面上了夹板,可是你的身体只要一用力,很容易将它们震散的,到时候再进行复位,那就难上加难了!”
  “爷爷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林晓强点头道。
  阿怒老爹见欧阳晓生说得慎重,便将冰妮留下来,让她好好的照看着林晓强。
  大厅里,欧阳晓生夫妇与阿怒一家围坐在桌旁。
  “当家的,晓强身上这毒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不碍事了吗?”沈雪仍是忧心忡忡的样子,毕竟鸡舍里发生的一幕实在把她给吓着了。
  “这个真的不好说!”欧阳晓生的表情十分的凝重,皱着眉头说:“按照刚刚鸡舍里的那些鸡发作的情况来看,晓强中的是一种剧毒,他绝对没有活下来的道理,可是他不但活着,而且还用体内的奇异能量把毒性给压制住了,这原本就已超出了科学能解释的范围,不过,晓强原本就是个异数,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全都是脱离正常轨迹的!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此剧烈的毒素,搁谁身上都是一个极大的隐患,所谓不怕万一,就怕一万,万一有天晓强体内的那种能量不能压制这种毒,或者他的能量又像上次治吴冰那样全都没有了呢!所以最好的办法,那还是替他解毒,那才真正的高枕无忧的!”
  “那晓生哥你赶紧想想办法,替我兄弟解去这个毒啊!他那个毒实在太吓人了,那一鸡舍的鸡,转眼间就死得干干净净啊!”阿怒仍是心有余悸的道。
  欧阳晓生听了阿怒的话,有些哭笑不得的道:“阿怒,不是我不想给晓强解毒,作为他的亲人,我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健健康康平平安安的,可是现在我还没搞清楚他中的到底是什么毒!不知道该怎么解啊!想要解毒,必须得取出样品,送往最权威的实验室去化验,验出这种毒的成分,我才能对症下药啊!”
  “这么麻烦啊!”阿怒咋舌道。
  欧阳晓生送给阿怒一个很无爱的眼神:你以为这是什么?普通感冒发烧吗?
  这个时候,一直都没发表过任何意见的阿怒老爹终于吭腔了,脸上的表情多少带点不屑的道:“你们的西医就是麻烦,这个要化验,那个也要化验!一个感冒发烧也能给你们整出一千几百的化验费来!哪有我们中医那么干脆利落,几剂药下去,马上立杆见影!”
  若不是这个节骨眼上,喜欢较真的欧阳晓生真的很想给阿怒老爹说道说道,这感冒发烧也是有可大可小,有轻重缓急,病毒性与细菌性之分的,一千几百的化验费那还是一个小数目,真正要做到详细与彻底的检查,恐怕费用得在这个基数上再乘以几才行。不过现在,欧阳晓生只是低调耸耸肩,没发表任何意见。
  欧阳晓生没意见,阿怒老爹的意见却提出来了,“晓生,要不这样吧!晓强这娃的骨折外伤交给你,他这个毒,就交给我来治怎样?”
  “老爹有办法?”欧阳晓生闻言双眼一亮,刚刚还没进屋的时候,他就知道这个老头可能是一个经验老道的资深赤脚医生,因为屋里屋外,到处都悬挂着树根草茎,如果不是对这个草头药有特别的研究或爱好,那就是有病,久病成医嘛!
  “解毒的办法我多的是,不过照刚刚那种毒发作的情况来看,我觉得那是一种至刚至阳至猛至烈的毒,中医讲究相生相克或者以毒攻毒,我有一个古方,老祖宗传下来的,四十六味草头药制成,可解世间百种阳性剧毒,就是”阿怒老爹说着却突然停顿了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