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不要再优柔寡断了

第六百二十六章 不要再优柔寡断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明天,保安族医院就要正式鸣炮开张了,至于能不能一炮而红,那并不是林晓强关心的,他巴不得这间医院早点倒闭,然后好拍拍屁股走人呢!
  阿怒老爹与林晓强却是恰恰相反,他把太多的希望寄托在这个医院里,确切的说是寄托在林晓强身上,他已经自己一家老小的所有血本都砸进这间医院里了,图的不是挣什么钱,而是求个百年闭眼心安遗憾。
  所以这会儿的他,犹如十八怀春的少女一般,心里患得患失的,兴奋,紧张,焦虑,忐忑复杂的感觉一箩一筐,坐立难过,隔得那么一会儿,就要从大宅里过来晃悠一圈,看看这个,瞧瞧那个,反正就是不能安生!
  林晓强却仍是吊儿啷当没正没经的坐在大门边上,翘着二郎腿,悠然自得的微闭着眼倚靠的柱子旁,有模没样的唱着花儿歌:
  桃花朵儿水嫩开呀。
  花花开来四朵的瓣,
  尕妹在溪里浇花儿水,
  哥哥有心帮帮忙,
  又怕掉进深沟儿坎。
  积石山下大晒晒堂,
  尕妹正在晒毛毡。
  哥哥拿棍棍不敢捣,
  只怕惊了尕妹的心儿胆。
  长又长、短又短
  尕妹咯吱咯吱直叫唤了喂
  喊声叫破天。
  寨里那个老牛倌,
  听见叫声腿发软
  圣洁的花儿歌,让这野兽派流浪痞子歌手那么一改,虽然韵味很足,细细听来却不伦不类,还带靡靡之音,在屋里忙活的冰妮与孪姐妹听得面红耳赤,犹其中领略过个中滋味的冰妮,听到他唱这个歌心里就直发颤。
  瞧林晓强悠哉游哉的模样,好像完全没把这医院当回事啊!
  “哎,我说,你就不能正经点儿吗?你以前在医院上班的时候也这样?”原本就忧心忧肺的阿怒老爹看不过眼了,忍不住就骂道,现在林晓强的改头换脸连身份都换了,以前晓强晓强的叫得惯,现在突然改口要叫什么小力,怎么也习惯不过来,再加上这几天爷儿俩较着劲,他干脆就连名带姓一齐省略了,真接用“哎”来代替。
  “老爷子,这不是还没上班吗?再说了,我做了这个破院长连人身自由都没了?有哪个医院明文规定院长不准吹花儿歌的!”
  阿怒老爹知道林晓强在跟自己较劲,原本也不想跟他一般见识,可是不知怎么的,嘴上就是忍不住:“是没这样的规定,可你怎么说也是个医院的院长了!你就不能注意一下自己的形象!要有病人来了,看到你这样什么样子!”
  “切,他们是来让我看,又不是我让他们看!那些道貌岸然西装革履正儿八经的,好看是好看,可是好看能当饭吃,好看就能把病给治好了?”林晓强使劲的跟阿怒老爹拧,就差点没说:我形不形象的关人家鸟事咩!
  阿怒老爹被这没心没肺的家伙气得直跳脚,骂骂咧咧的道:“好,好,好,你就混,下死劲的混,你要不把病人给我治好,看我剥你的皮!”
  林晓强无所谓的笑笑,不再理阿怒老爹,继续倚着柱子唱他的歪歌:
  我不是老总我只是民工
  我象蝼蚁生活没有人关心
  我不是富翁我只是民工
  在夜里吼支歌幻想扮英雄
  我没有政治家们的野心
  也没有商业家们的贪心
  我只想讨回拖欠的月薪
  至少还能买米三斤
  想投诉却找不到路径
  想自杀还要被判三年徒刑
  打得我遍体鳞伤牙齿掉光
  才得到实实在在的教训
  从乡下到城里为糊口
  而努力想不到社会主义也有人蛮不讲理
  虽然我穷过你但我们是平等滴
  亏你还受过教育习惯狗眼看人低没天理
  我不是男佣我只是民工
  但现实的压迫让穷人伤心
  我不是孬种我只是民工
  我能干体力活劳动最光荣
  阿怒老爹被他怪里怪气没正没经的歪歌气得哭笑不得,又拿他没有办法,只好摇头叹气的转身离去,步态龙钟,看得林晓强有些心软,歌还没唱完,就停下来在后面朝他嚷道:“老爷子放心好了,我做事有分寸!”
  阿怒老爹疑惑的回头看看,林晓强却又闭上眼睛在那里哼哼吱吱
  确实,林晓强虽然装作一切都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心里却不是那样的!
  亲爹欧阳冲一直教导他:爱人滴水之恩,必以涌泉相报!
  他欠阿怒一家老小的情,欠所有保安族人的情,若不是他们相救,自己这会肯定已经在苦牢里洗屁股了。他想还这份情,这就是他为什么还不离开,答应留在这里的真正原因。
  保安族崖头门宦山寨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总共四千来人,也就是深城某个大型工厂的人数罢了,要这么小的地儿他都搞不掂,那他还做个屁的医生,改行去卖红薯算了。
  然而现在,林晓强考虑的是更长远的事情,保安族医院刚成立,自己要撒手,必须得有人接班才行,而培养一个接班人,就像算他如此冰雪聪明悟力惊人的都得一年时间,在这段时间里,难道他就在这里安安份份的做个赤脚医生,他就不能做点别的了?
  深城,他是一定要回去的,陷害他的人,他是一定要报复的!可是这一劫之后,他已经清醒的认识到,没有钱没有权利没有地位,你再有心机再能打再不怕死也是妄然,在深城的时候,他已经知道自己背后有一个隐藏很深的敌人,更知道罗超海对他不怀好心,他不是不小心,他已经尽量谨慎低调的处事了,可最终,别人花点钱,摆弄一下手中的权利,支使几个人,他就落得个身败名裂狼狈逃逸,如果不是机缘巧合老天保佑的能改头换面,恐怕他这辈子都难以重新做人了!
  林晓强清醒的认识到,只有变得强大,才不会受别人左右,才不会让人玩弄于股掌之间,可是,可是他到底该如何掘起呢?
  这,才是他一直都在思考问题。
  “兄弟,在想什么呢?”正当林晓强在沉思的时候,一个声音从林晓强的身后传来,是那个猛吃猛喝猛睡猛长膘的老曾。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