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六百二十九章 龟儿子得的啥病

第六百二十九章 龟儿子得的啥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午的时候,天放晴了,日头晒干了积石山的雨水。
  冰妮虽然给保安族医院发了市,但并未因此就带来了门庭若市,仍是像早上一样,一个人都没有。
  林晓强无聊得都真想做个苍蝇拍来打发时间。
  没曾想,他刚觉着冷清,就有人上门来了。
  欣喜的抬起头,却又忍不住失望了,来的还是冰妮,手中还是提着一个盒子!
  这么快又开饭了吗?定睛瞧瞧,才发现里面装的是那只自己送给他的小乌龟。
  提这东西来给干嘛?知道自己无聊,让它来给自己做伴吗?冰妮的好心好意,林晓强感动,但并不感激,他对乌龟王八这类的玩意儿向来没好感。
  不过,他会错意了,人家冰妮并不是来给他送龟解闷的。
  “哥哥,这是我向爷爷要来给你的!”冰妮把十张老人头放到了林晓强面前。
  “给我钱干嘛?”林晓强疑惑不解,在这里有吃有住又没地方消遣,钞票好像没啥功能,要来干嘛?
  “一会儿阿牛叔去城里进货,你和他一起出去买个听诊器吧!”冰妮带那么点酸溜溜味道的说:“我可不想再来个女病人,你也贴着人家的胸口来听诊。”
  “买个听诊器,撑死三五十块,不用那么多钱吧?”林晓强这会倒嫌起钱腥了。
  “那你不会买点别的,看到缺什么就买点什么呗。”冰妮嗔了林晓强一眼,把那只小乌龟放到他的面前,脸上又露出惨戚戚的愁容说:“我的小小强这几天不吃东西了,你帮我看看它怎么了好吗?”
  “你的小小强?”林晓强大寒!
  “嗯,你是晓强,它是小小强!”冰妮指看林晓强,又指指那只小龟,但柔情万种的慈和目光多专注在小龟身上,仿佛在看自己的孩子一般。
  不知为什么,林晓强突然间有些愠意,“我只会医人,不会治龟,我是医生,但不是兽医!”
  说起来,林晓强对这只小鱼真没什么好感,把它捡来也纯粹一时性起,可自从把它送给冰妮之后,这个小妮子就把它当成宝似的,一天到晚没事就伺候他,每天三顿的喂,餐餐准时,再忙再累也要去小河里捉点小鱼小是的给它,还经常对着它喃喃自语念念有词的,可亲热了,有时候为了照顾它,连小木屋都不和林晓强去!
  这只小龟,是他的情敌,每每看着它的时候,他就感觉头发晕,眼发红,心里更是涌起酸酸的醋意,对一个乌龟王八都比对我好啊!
  “哥哥,你帮我带去城里看下兽医好吗?”冰妮央求着说!
  “不带!”林晓强很坚绝的回答,他巴不得这只小乌龟王八早点隔屁呢。
  “带它去吧,求你了啊!”冰妮抓着林晓强的袖子摇了起来,可怜兮兮的道。
  林晓强像是吃了称砣铁了心似的,任你说破大天,反正就是一个字:no!
  冰妮软话说尽,温柔的性子又不会使硬,看着已经好几天不吃东西的心肝宝贝,顿时眼圈就红了,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
  看到她突然间哭了起来,林晓强这才慌了神,紧张的问:“妮儿,你怎么了?不就一只小乌龟吗?至于这样吗?”
  “对你来说这只是一只无足轻重的小乌龟,可它对我来说却是我的命啊!”冰妮哽咽着说。
  “有没有这么严重吗?”林晓强傻眼了。
  “当然有啊!”冰妮眼泪掉个不停,也不接林晓强的纸巾,更不要他给自己拭泪,任他百般讨好,就是不依,“它是你送给我的第一件礼物,我把它看成是咱们的定情信物了,我在心里对自己说了,它能活多久,咱们俩就能好多久,它要是死了呜呜”
  林晓强这下才有点明白过来,送者无心,收者有意,冰妮原来对他随手捡来的一个玩物儿倾注了这么深沉感情。
  被感动的稀里哗啦的林晓强忍不住将她搂进怀里,“好了,我的傻妮儿,别哭了,我带它去看兽医就是了!”
  冰妮闻言顿时就不哭了,但毕竟不是小孩子了,破涕为笑也不好意思,只好拿起桌上的钱放到他手里,千叮万嘱的道:“不管花多少钱,一定得把它治好啊!”
  我说为什么给我这么多钱呢?原来主要是为了这龟儿子看病,顺便才给我买个听诊器。还说想买什么就买什么呢!哼,林晓强心里很不是滋味的想
  阿牛叔很快就来喊林晓强了。
  既然奉旨翘班,那林晓强就老实不客气的关门走人了,反正打开门也是无人问津。再说他现在已经改头换面了,一点都不担心别人会认出他来,全无后顾之忧,加上在保安族里呆了两个多月,确实有那么点闷了,有心想出去溜达溜达,放放风,透透气,让心情开朗一些的。
  林晓强跟着阿牛叔很快就到了怒江上。
  阿牛叔解开岸边的一条竹伐示意林晓强上去,竹杆轻轻一点,伐子就在表面风平浪静暗里波涛汹涌的江面上稳稳而行,江面上微风轻拂,竹伐缓缓前行,仿似感觉不到它在移动似的,看着波澜壮阔的江面,眺望远处巍然而耸的大山,四周葱葱郁郁的森林,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精神总算好了那么一点,一扫在医院里的郁闷心情。
  阿牛叔的伐子撑得很不错,林晓强又有老天庇佑,自然不会像黄兴龙那等倒霉鬼一样遇到“水怪”那么狗血的事情,所以二人顺风顺水的过了江,一路无话的到了省城。
  到了省城,阿牛叔要去买化肥及乡亲们托买的东西,林晓强则是要去买听诊器还有给那该死的小乌龟看病,道不同不相为谋,于是二人分头行事。
  林晓强很快买到了听诊器,可是却花了好半天的功夫才找到一间兽医诊所,进去一打听,人家鸡鸭鹅狗猪马牛羊通通都会治,就是不会治这龟儿子。
  那兽医看到林晓强满脸焦急,于是就给他出主意,说前面不远就是省城最大的综合市场,里面有专门经营宠物的铺头,让他上哪儿看看有没有人会治这龟。
  林晓强没办法,只好带着那只乌龟紧赶慢赶的来到综合市场,沸沸扬扬的市场里,到处人头攒动,有卖花的,买鸟的,卖金鱼的,卖五花八门,卖什么的都有,热闹得不行。
  林晓强花了好大的功夫,终于找到了一个卖龟的,比他手里提着的这只乌龟还要小得多,盛在一个小面盆里,伸头缩尾四脚乱动的爬着,可是前来问价买鬼的人络绎不绝,林晓强跟本就没机会问人家,只好在旁边蹲了下来,等待,观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