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六百七十五章 我的眼里只有你

第六百七十五章 我的眼里只有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叭嗒!”一声,枪响了!
  
      所有人都愣了,有的不忍心阿怒的脑袋被轰烂的族人已经闭上了眼睛。【】
  
      然而,悲剧并没有发生,枪虽然响了,但声音显明不对,是哑响,子弹并没射出来。
  
      阿怒福大命大的躲过了一劫,好端端的站在那里!
  
      黑鬼七手里的枪此时已被黄兴龙踢得飞了出去,他呆呆的站在那里,面色苍白喃喃的问:“怎么会这样?”
  
      蠢货,真是有头无脑,你忘了刚刚自己掉进江里去了,江水含着那么多的泥巴,一干泥浆就会结巴,肯定会卡住枪里的精密部件,这么点道理你都想不明白,你还混个屁啊!黄兴龙心里大骂,脸上却没有一点表情。
  
      阿怒终于回过神来,被吓出了一声冷汗的他恼怒的一手肘就挫到了黑鬼七的胸口上,黑鬼七的惨叫还没出口,阿怒已经捉住了他的衣服一个过肩摔,把他给狠狠的摔下去。
  
      黑鬼七一落地,不用阿怒吩咐,一干保安族汉子便一拥而上,乱七八糟拳脚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落到黑鬼七的身上,没多久就被打得头破血流惨叫连天。
  
      黄兴龙的两个手下见自己的兄弟被保安族人往死里招呼,心里即惊又怒,可当他们看到老大竟然面无表情无动于衷的站起那里,更是感觉心寒透骨,不禁思忖起黑鬼七刚刚所说的那番话。
  
      很快,黑鬼七就被保安族人揍得面目全非皮开肉绽,原本就闹肚子的他连大小便都失襟了,奄奄一息的只剩下出气多进气的份儿,再打下去这条小命肯定要报销了。
  
      林晓强见状心中一动,黄兴龙是罗琳的人,罗琳是暗金皇朝的骨干,那么这个黑鬼七肯定也隶属暗金皇朝,他所知道的事情恐怕不少,如果能把这个人留下,从他嘴里肯定能撬出暗金皇朝的内幕,就算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卒,多少也应该知道一些的,于是趁别人都不注意,凑到阿怒耳边迅速的低语了几句。
  
      阿怒一愣,随即便点了点头,暴喝一声:“停!”
  
      众人一愣,纷纷停下了手,回头看着阿怒。
  
      “mb的,这家伙竟然在我保安族中持枪伤人,若不是老子有阿訇保佑,这会恐怕就成枪下鬼魂了,这口气不出实在不能忿我心头之愤,来人,把他给我装进猪笼里扔进怒江去!”阿怒怒不可遏的喝道。
  
      阿怒话音还没落,林晓强已朝老曾使了好几个眼神,老曾心思明亮,哪能不明白他的意思,待得阿怒话音一落,响亮地答了声“是!”,立即就上来拖黑鬼七。
  
      黄兴龙见自己的手下要被扔进怒江,心知他是必死无疑了,死一个手下,他黄兴龙是一点也不在乎的,反正不死也死那么多了,但他却怕保安族人从黑鬼七的嘴里套出什么东西来,思想着,阴戾的眼里就现出了杀意。
  
      林晓强一见黄兴龙的脸色不对,顿时明白了他有杀人灭口的心思,刷地两步来到他的面前,挡着他的视线道:“黄哥,这个事情是你的朋友不对在先,我也帮不了他”
  
      “阿力兄弟,你不用说了,是我管教无方,你请让开,让我把这畜生给结果了,给你们一个交待!”黄兴龙说用就一伸手,用力的一扳林晓强,启图几步冲上去把黑鬼七的脖子一脚踩断。
  
      “黄哥,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保安族人也有自己的规矩,这个事就由他去吧!”林晓强就像是一座大山似的,任黄兴龙怎么扳就是不动弹,就这么一挣扎间,黑鬼七已经被老曾给拖到了门外,而保安族人也找来了猪笼把他装了进去,扛起来就往江上走去了。
  
      保安族人如此强势,黄兴龙人在屋檐下,除了低头还能做什么,不过看到那些保安族人确实往江边走去,他的心也稍稍放了下来,这个世上,最能保守秘密的莫过于死人了。
  
      不过,黄兴龙此时心里还是忐忑的,因为黑鬼七的冲动,又能他们惹来了无妄之灾,这个被激怒的阿訇人不知会怎么对付他们了,就更别提什么治病的事情了。
  
      果然,黑鬼七一被抬走,阿怒领着族人马上就气势汹汹的逼上来了。
  
      面对义愤填膺的阿訇人,原本就腹痛难忍的黄兴龙更是汗流浃背,他是很能打,十来二十个阿訇人他一点也不放在眼里,可是现在急病加身使他的战斗力大打折扣,他腰际也确实有枪,可是他在回保安族的路上就悄悄试过了,枪管里渗进了泥水,已经卡壳了,无计可施的黄兴龙最后只能把求救的眼神投向了看起来很厚道的林晓强。
  
      林晓强不是阴险的人,可阴险起来跟本不是人,黄兴龙死不足惜,但他觉得这人活着恐怕比死了更有用处。
  
      于是林晓强一个跨步拦到阿怒等人身前,“大哥,各位族人,你们也看到了,刚才发生的事情与他们无关,请大家看在他们有病在身的份上,别再为难他们了好吗?”
  
      “哼,有病就了不起了?”一族人冷哼道。
  
      “就是,人是他带来的,他绝脱不了干系!”又一族人叫道。
  
      “大家买我个面子,这件事到此为止好吗?”林晓强极低调的道。
  
      族人还欲嚷嚷,阿怒大喝一声:“吵什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