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六百八十九章 吓死你

第六百八十九章 吓死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是马腾南吗?”其中一警察威严的问。
  
      “是!”马腾南坚难的应道。
  
      “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另一警察道。
  
      马腾南见他们并没拿出手铐,强自镇定的问:“我犯什么事了吗?”
  
      “马先生别误会,我们想请你去认一下尸!”其中一警察解释道。
  
      靠,早说嘛!把我给吓得啊!马腾南心里不满的骂了一句,随即又是一喜,难道是常靓靓的尸体找到了?如此想着,就站了起来,整了整身上昂贵的西装,趾高气扬的道:“那走吧!”
  
      在太平间里,警察拉开了一个冰柜,打开了一次性的塑胶装尸代,一具女尸就出现在众人的面前,但颜面与身体已经浮肿到难以辨认的地步,不过那身衣服马腾南还是认得的,这不就是常靓靓当天晚上穿着的那身吗?
  
      马腾南的心中一抹狂喜升起,但心里越高兴,表情却越显得悲痛,一副眼圈发红,眼泪悬挂欲滴的模样!
  
      这个人的演技,可真的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不往好莱乌发展,反而做这种鸡鸣狗盗的事情实在可惜了!
  
      “马先生,这些东西是我们在这个女人身上找到的!”一警察把一个透明塑胶递到马腾南的面前,里面装着一部手机,一个戒指,一条项链,还有一个钱包。“她是前两天的江河中找到的,尸体在水中浸泡的时间太长,虽然已经确定她是自杀身亡的,但我们无法辨认死者的身份,打开钱包发现有你的相片,但因为没有名字,核实你的身份花费了不少时间,所以直到今天才把你找来,马先生,请问这是你失踪的女朋友常靓靓吗?”
  
      马腾南看到了这些东西,一块心头大石就像他此时眼里的泪水一样落了下来,表情极为痛苦,呜呼哀哉的嘶嚎:“靓靓,我的靓靓啊”
  
      看到马腾南如此悲痛欲绝的神情,警察没有再问什么了,答案已经摆在眼前了吗?还有好什么好问的!
  
      马腾南在太平间里哭得死去活来,把两警察感动得半死,又是递纸巾,又是挽劝其节哀。不过如果他们知道,马腾南这一切都是在演戏的话,不知他们如何反应呢!
  
      马腾南认尸签字后,满脸阴云的出了警察局,上了常靓靓的车,一直回到了养殖中心,他才放声的狂笑起来。
  
      常靓靓身上的东西被林晓强拿走了,林晓强却什么动作都没有,这把她气得不轻,几次三番的质问他为什么还不行动,林晓强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句:“时候未到!”
  
      这一夜,常靓靓早早的睡下了,半夜一点多的时候,门却被敲响了。
  
      “谁?”常靓靓吓了一跳,以前的她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因为强j犯绝对看不上她,可自从变美之后,看到那些臭男人对自己不停流口水的嘴脸,得意的同时又不免担心,生怕某一夜会有人忍不住来撬自己的门,所以她所住房间的门是上了几道锁的。
  
      “是我,欧阳力!”林晓强报上了名号。
  
      “这么晚了,我已经睡了,有事明天再说吧!”常靓靓的声音明显有点慌,其实她最怕的人就是林晓强,平时里看到他那像狼一样碜人的眼神,她就会起鸡皮疙瘩,然而很奇怪的是,下身竟然也会变潮,真是说不清这是一种什么感觉了。
  
      “好吧,那报复姓马那家伙的事情也等到明年再说吧!”林晓强说了这句就准备走人。
  
      门里立里传来咣咣咣咣的几下响,常靓靓急不可耐的开了所有的锁打开门来,忙不迭的问:“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现在该是行动的时候了!”林晓强说了这句,又故意叹着气道:“既然你睡了,还是以后再说吧!”
  
      “不,我已经醒了!”常靓靓一听是要行动了,哪里还有丝毫睡意。
  
      “哦,那跟我走吧!我在外面等你!”林晓强眼光向她身上瞟了一眼,表情复杂的笑笑,转身走了。
  
      常靓靓低头一看,这才发现匆忙之间,自己竟然穿着短衣短裤来开门的,胸前两点突出,顿时羞得脸红耳赤,惊叫一声赶紧掩了门穿衣服。
  
      好容易,穿戴妥当跟着林晓强出了门,然而越走就越是心惊,因为林晓强直把她往荒郊野外的山上领。
  
      “欧阳力,你这是带我去哪儿?”常靓靓小心肝扑扑乱跳的问。
  
      林晓强一手打着电筒照着路,一手拿着手机举来举去,“别问那么多了,快到了!”
  
      常靓靓只好无奈的跟在他后面,心里却忐忑极了,他这是要带自己去哪儿呢?去山上打野战?不会这么变态吧。自己虽然欠了他的人情,可也用不着肉偿这么狗血吧!不过如果他真的要这样的话,自己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谁让自己当时说话不经大脑呢!
  
      想到二十六年的处子之身终于要结束了,心里是一会儿激动,一会儿难过,一会儿无奈,一会儿又惆怅随着毫无边际的胡思乱想,她的身下也湿得一遢糊涂。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