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八百二十九章 咱们来一次单打独斗

第八百二十九章 咱们来一次单打独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其他人没什么看头,倒是那个斜对面的法国女郎惹得他一阵阵侧目,首先,她面前的那堆筹码就有够骇人了,一千美金面额的很少,一万美金的堆了六叠,五十万美金的有三叠,而一百万美金的竟然也有一叠,粗略一数,足足超过两千万。【www.aiyoushen.com】
  
      不过,筹码虽然骇人,但吸引得林晓强注目的却不是因为此,而是她那法国人专属的五官及发色,这让他想起了另外一个法国女人,那个与他在巨石之下纵情狂欢的女特警依曼,那段异国浪漫,是多么美好的回忆啊!
  
      想到了她,想到了那些唯美的回忆,他又忍不住想到了伊利公主,还有祖父医馆里的吴冰,然后思绪又往回飘,飘到了汕城那个小农村里的林晓玉
  
      “喂,做什么梦呢?”身后的邓秘儿见林晓强看着那个法国女人痴痴愣愣的,心里没来由的涌起了一股醋意,语气也冷了起来,尽管是这种语气,心里还是觉着不解恨,又往他的腰际拧了一下。
  
      林晓强被她又叫又拧的终于回过神来,低声疑问:“你拧我干嘛!”
  
      “哼,我要不拧你,你就要被迷得魂魄离体了!”邓秘儿的声音再没有了丝毫温柔,这个时候,她已经后悔来这个该死的贵宾区了。
  
      林晓强脸上窘了一下,赶紧收敛心神,这会正赌博呢,可不是回忆往事的时候。
  
      这时候,原来赌的一局刚好结束,那个日本女人赢了好大的一把,荷官正把赌桌中央的筹码全都往她面前推。
  
      那女人看着面前一堆的筹码,脸上露出了兴奋与贪婪的表情,可是敏锐又细心的林晓强却观察到,那个韩国男人及黑人的眼神中竟然也有喜色一闪而过。
  
      林晓强百思不得其解,这二位赌晕了,还是被这日本女人给迷晕了,她赢钱,你们乐呵个什么劲啊。
  
      不过林晓强却不得不承认,一个女人在赌桌之上,确实是得天独厚的,尤其还是一个姿色不俗懂得卖弄风情的女人。
  
      在最关键的时候,她冲你抛一个春意盎然颇具深意的媚意,又或是弯腰露出点嫩乳的沟沟儿,再或是轻轻的移下坐姿态,翘个二郎腿露点儿裙下春光,绝对可以让好色的男人方寸大乱,心浮气臊,却又不免浮想联翩,从而把大把大把的钞票给输出去的。
  
      至于那个法国女人,相对于这个日本女人,那就逊色很多了,因为她虽然长得不俗,姿色甚至远胜日本女人,可是她只是没有一点表情的坐在那里,眼中只看着赌桌,跟本就不看别人,仿似一座冰山似的让人难以接近,所以在这赌桌上,她受欢迎的程度就要打好几个折扣了。
  
      林晓强坐下来的时候,赌桌上正在一吃四,日本女人这一把就赢了好几百万,只把她高兴得像个母鸡似的咯咯直笑。
  
      日本女人,果然带着日本特产的味道啊。
  
      在座的人,个个都是非富则贵的,除了想翻本的西门独之外,全都不是上了桌就拼命的赌徒,与其说他们是来这里赌钱,不如说他们是来这里消遣还更合适。
  
      尽管林晓强的筹码不多,在座的人中有的一张筹码就是他的全部,可是他坐下来了,那意味着,赌局要重新开始,荷官换了一副新的扑克牌。
  
      “要过牌吗?”荷官问在座的几位。
  
      过牌的意思是让参与梭哈的赌客确认扑克牌没问题,其实荷官也是巡例一问,因为正规的赌场绝不会拿一副有问题的扑克牌来让人赌的。
  
      “我要!”举手的竟然是低调的林晓强。
  
      站在一旁的将生有点意外,刚才和我赌的时候不验,这回你验什么呢?
  
      别人自然没有什么意见,但那个打不死煮不烂的西门独却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多此一举”
  
      林晓强只是看着他笑了笑,并不多言,接过了荷官递来的扑克放到自己的面前,伸手一摁一推,扑克牌“啪”的一声,层叠着散开排成一条直线,然后只见他择出一张扑克,轻轻一挑,就把一头的扑克牌挑起,在扑克牌即将倒下之前,他拿着手中的那张扑克牌来来回回的在牌肩上行走,像是拉据一样。
  
      这种验牌的镜头,一般只有在电影中才会出现,众人看得均是一呆,而那姓将的更是看得眼前一亮。
  
      林晓强的目光一直盯着扑克牌,眨也不眨,就那样拉了几回之后,他扔掉了手中用来的拉锯的牌,赫然就是两张无用的大小鬼,然后便见他伸手一抄,把整副扑克牌都抄了起来,熟练的洗起了牌。
  
      然而他洗牌的方式却不是常见的那几种上下洗牌式或交错式,而是极为少见的印度式,里夫鲁式,射牌式,单手开扇式,假平拉式,洗到了最后,他还玩了一把最难的撞是翻牌式,只把众人看得目瞪口呆,这,这是赌神来了吗?
  
      那位将生看得眼睛一亮再亮,以赌为生的他自然知道,洗牌是赌场中最基本的功夫,玩家的绝大多数牌技都是通过洗牌来实现的,可以说洗牌地熟练、优雅与否,基本反应了一个玩家的水平高低,而且洗牌术只有认真苦练才能将十指锻炼得柔软、灵活,这点不能有半点虚假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