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八百六十五章 太夸张了吧

第八百六十五章 太夸张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个时候,那个林仲立被吓得跄啷后退,竟不偏不倚的往林晓强这边退来,林晓玉吓得惊叫了一声。【www.aiyousheng.com】
  
      林晓强想到这个家伙的品行,勒索自家的钱财也就罢了,竟然还想染指自己的女人,那就是可忍那啥不可忍了!
  
      林仲立正在后退,听得叫声回过头来,一个怒大的拳头就狠狠砸在他的脸上,‘喀嚓’一声鼻梁骨就塌了,林晓强象一头怒虎扑上来,在林仲立正昏头转向的时候,也有样学样,没样学那汉子一般,来了个立地弹起横扫,这一脚不偏不倚的扫到了林仲立的手臂上,也不知道这一脚有多大的劲,又是一声恐怖剌耳的骨折声传来,林仲立惨叫着抱住怪异扭曲的断臂摔倒了。
  
      瞬间功夫,两个刚才还张牙舞爪的家伙,这会已经倒在地上,只有哭爹喊娘的份了。
  
      在林家老小惊愕的目瞪口呆的同时,几个汉子已经不用别人吩咐,齐齐上前,七手八脚的把两人像是拖死狗一样,拖到了门外。
  
      在门外被拦住的那几个警察见状,立即就要掏枪,可手刚一动,守门的那几个汉子也动了!
  
      这些警察只是普通的干警,平时安逸惯了,反应哪有这些时刻保持警惕,时刻准备出手的汉子快,汉子们手下毫不留情,拳飞脚舞,一片惨嗥的声音中几个警察迅速的被缴枪放倒了,,一个个狼狈的滚在地上哀叫!
  
      一分钟还没到,战斗已经结束了,汉子们出手太快了,象闪电,而且招招致命,如若不是手下留情的话,这一帮子人应该倾刻间已经报销了。
  
      俩人重伤,轻伤七人!有一个被摁住了还死死的挣扎,其中一个汉子就老实不客气的朝他背上猛地一个手肘锤了下去,直把那警察锤得龇牙咧嘴再也不敢哆嗦了。
  
      “你们真不长眼,竟然敢来这里闹事,赶紧把能做主的人叫来!”其中一个汉子搜了一个警察的身,把他的手机搜了出来,扔到他面前冷冷的道。
  
      “你们敢袭警,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为首的一个警察叫了起来,这位是镇上派出所的副所长高立,在他管辖的地盘上被外地来的人一下捆了个结实,这叫他怎么能服气。
  
      不服气,那就打到你服气为止,一个汉子走了上来,什么话也不说,大巴掌就下去了!
  
      “啪啪!”两声脆响,那力道可真够猛,高立的脸颊就鼓了起来,像极了打肿脸充胖子的样子。
  
      “你知道你们在做什么吗?”那打高立的汉子冷冷的质问。
  
      横的怕蛮的,蛮的怕疯的,疯的怕不要命的,这话果然不假,这个高副所长挨了两个狠耳光,顿时就不敢吱声了,其实想吱声也很难,脸被打肿了,牙也被打松了,嘴里面腥腥的全是血呢。
  
      那拿着电话的警察见状,还有什么好想,赶紧叫人呗,叫哪的人?镇上的肯定扛不住,只能向县上求援了。
  
      “喂,县公安局吗?我这是乌乡镇派出所,我们被一帮不明身份的”
  
      几个汉子听到他讲电话的内容,脸上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慌,反而浮起了不屑的冷笑。
  
      被扔在门口的镇长与镇委书记却还不明就里,林标胜听得那汉子竟然去让能作主的人来,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又听到电话打到了县公安局,县公安局副局长,那可是他的同学!县长,是他的姐夫,再往上一点的,是市长,姐夫的战友,全都是我的亲戚!
  
      “mb的,敢打我,哎哟,一会我让你们全都蹲大牢!”林标胜看到了那高立的下场,所以这话,只是在心里说的!
  
      看着被扔在门外的镇长与镇委书记,林家的人心里犹如有条毛虫在倒腾似的十分不安,偏偏夏家父子及林晓强还像没事人似的坐在那里侃大山,可真的不拿这两干部当一回事啊!
  
      林晓强一直眉开眼笑,对于林老爹及林晓玉不停使过来的眼色置若罔闻,好像变成了睁眼瞎似的,可把父女俩给急坏了。
  
      “夏兄弟,夏老,这,这可使不得啊,你们赶紧走吧!”林老爹终于熬不住了,声音嘶哑的道。
  
      “老林,你这是怎么了?”夏老疑惑的问。
  
      林老爹只是抹泪,什么话也不说。
  
      夏老见林老爹的模样,眉头皱了起来,看向林晓玉道:“乖孙女,你来说!别怕,有什么事,阿公替你们作主。”
  
      林晓玉也很慌乱,但还是把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末了还焦急的劝道:“爹,阿公,这些人官官相护,咱们惹不起的,你们还是赶紧走吧,改天我去城里看你们好吗?”
  
      林晓玉不知道她爹和阿公的官到底有多大,到底能不能压得住这些掌握着他们生死的人,所以一直也没敢把这事情告诉夏军。
  
      林晓强同样也不知道这位到底什么来路,可是他想着,能让特种部队来的军人来做护卫,还乘着红旗矫车而来的人,怎么着也能拿下一个镇长或县长吧,可是他哪里意识到,这是动一发而牵全身的事情,又岂是一个镇长或县长那么简单的事呢!
  
      夏军听了女儿的话,却忍不住笑了起来,夏老却没什么表情,只是叹了口气道:“娃啊,你受苦了!”
  
      老人的目光督了一眼儿子,夏军赶紧就收起了笑颜,招呼一个汉子过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汉子点点头,立即就下去了。
  
      今天的天气不好,浓雾始终笼罩在乌乡镇头顶,使得整个天地看起来阴阴沉沉灰灰蒙蒙的,可是随着开始那辆红旗矫车的出现,人们已经敏锐的意识到,乌乡镇要变天了,甚至整个汕城都有可能大地震。
  
      没多久,外面果然又乱起来了。
  
      警笛声四起,近十辆警车呼啸而来,后面跟着三台矫车,带起滚滚烟尘,远远看去,像是沙漠里的风暴一样。
  
      村民们无不驻足围观,老林家可有一阵子没这么热闹过了,而且这一次,更是盛况空前呢!
  
      夏老听到由远而近的警笛声,表情没有一点变化,仍是谈笑风声,只不过夏军就把眉头皱了起来,待得警车到了门前,他就站起来对夏老说:“爹,老哥,咱们吃!这会来的是小菜,下面的人能应付!”
  
      小菜?我连主菜都上了啊!林老汉胡疑不解,显然没理解夏军的话。
  
      林晓强端起了酒壶,看了一眼夏老,当夏老把酒杯凑过来的时候,林晓强却又放下了酒壶,反而在身上摸索起来,好一会儿终于摸出了个纸包,自顾自的说:“呵呵,庆幸这茶叶包我又掳回到身上,剩下虽然不多,可也够泡两壶茶了。”
  
      说着,林晓强这才抬起头,看到正扬着空酒杯的夏老,笑笑道:“阿公,您老身体有漾,这酒咱们少喝一点,我给你泡壶茶喝一下,你可能不知道,我这茶啊,人家可是出了二十万元一斤的高价向我收购的!”
  
      “二十万?”夏家父子及林家老小齐齐咋舌,你的是茶叶还是黄金啊?
  
      “哦,我忘了补充一点,二十万,美金!”林晓强说完,这一桌子差点全部给雷倒了。
  
      这茶的滋味如何,众人喝了之后又如何评价,这就一笔带过了,反正茶好不好,谁喝谁知道呗。
  
      且说外面那来的一干警察,还有从矫车里的县领导,还没靠近林家,就远远的停了下来,警察一窝蜂的下了车,足足有几十人之我,一字排开,各自找了掩护,举枪瞄准了林家,形成包围的阵势。
  
      待得所有人都各就各位了,这才有一个冒着酒气,打着饱膈的胖子从矫车上走下来,拿起了扩音喇叭,“里面的人听着,我是,呃,我是,呃”
  
      这胖子显然是喝得有点多,吃得也太饱了,说话间无法自控的打了几个饱膈,这才顺了气,“我是县公安局副局长庄雷,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扔下武器出来投降!”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