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九百二十七章 争风吃醋

第九百二十七章 争风吃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和她也没有什么嘛!”林晓强仍是理直气壮的道,现在为止,他和许菲确实什么都没有,可是他明显感觉两人就剩一层窗户纸了,只要轻轻的一戳那可是什么都有了,所以虽然理直气壮却还是显得底气不足。
  
      “哼,我都懒得去说你了!反正我早就知道你是个花心大萝卜!”
  
      “哪有花心嘛,我喜欢不厌旧的!”林晓强辩解,只是声音很低。
  
      “你还说?”林晓强的气势稍弱,邓秘儿立即就发威了,一下就站了起来,叉着腰,竖着柳眉喝道。
  
      好男不与女斗,再说以他现在的状态也斗不过,所以识趣的闭上了嘴。
  
      林晓强不来劲,邓秘儿一个人唱独角戏也没意思,才刚张起的羽毛很快就收了起来,仿佛是被他气得没有脾气的坐到他旁边!
  
      看着躺在那里的男人伤痕处处,仿似有气无力的样子,想想昨晚这家伙还龙精虎猛的把自己压在身下,一时间那股好不容易潜藏的心痛又涌了出来,伸手轻轻的碰了碰他身上的伤口:“很痛吗?”
  
      “不痛,不是一般的痛!”林晓强低头看看,伤口并没有像往常一样愈合,仔细查查体内,空空荡荡的,仅剩一星半点的能量在那里像孤魂野鬼似的游荡。
  
      邓秘儿看着他滋溜溜的吸气的模样,心里是说不出的疼,可是说出口的话,却完全变了味,“现在知道痛了吧?有妞泡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喊疼呢?又是握手,又要拥抱,如果不是躺在那儿不能动弹,你就要那啥了吧”
  
      “那啥啊?”林晓强朝她挤眉弄眼的问。
  
      “流氓!”邓秘儿脸上一红,嗔骂道。
  
      “流氓你又喜欢?”林晓强瓮声瓮气的问。
  
      看着他那得意劲儿,想起他昨夜那疯牛一样折腾自己的那股狠劲,丝毫不顾忌她是初次,也不没有一点怜香惜玉之心,心疼顿时被心火代替了,伸手就是狠狠一捏。
  
      “啊”
  
      车厢里响起一阵悠扬又凄厉的惨叫声,某人的重点部位被袭击了。
  
      车行一路,终于到了汕城某军区大院。
  
      进门的时候,带头的许菲连车都没下,只是掏出了她的证件在前来盘查的军警面前晃了晃,原以为这下就可以顺利通行了。
  
      谁知道这到哪都畅通无阻的证件到了这里就不管用了,荷枪实弹的军警毫无表情的告诉她:“对不起,我们这里正在实行戒严,任何部门任何人等均无权进入!”
  
      “什么?”许菲原以为自己听错了,后来证实自己耳朵没问题,他们也没说错之后,这位姑奶奶就刷地跳下车来跟他们理论了。
  
      好说歹说了半天,那两名军警仍是毫无表情,“小姐,我们不管你是哪里来的,又是什么职位,我们的任务是把守前门,没有上级的命令,我们绝不会允许任何人进入!”
  
      许菲那个气啊,差点就要当场拔枪了,可是想了想,这里是军事重地,又在实行戒严,二处的权利虽大,但也不能干预地方军队,没办法只好去请示她现在的长官林晓强。
  
      许菲打开车门的时候,一对狗男女正亲嘴呢,两张嘴滋滋有声的缠绵着,男人的手钻进了女人的短裙里,裙摆上可见女人被褪了一半的内裤若隐若现的挂在那里,而女人的手则在男人的那个地方揉抚着,衣服虽然还都在身上,场面却极是香艳刺激。
  
      这一对放荡的男女实在太不要脸了,许菲的脸一下就红了,刚打开的车门赶紧就关了上去。
  
      两人正打得火热,都有点忘情了,不防车门突然被打开,顿时就像两只受惊的小鸟一般迅速的弹开。
  
      怎么搞的?刚刚林晓强与邓秘儿不是掐得你死我活的吗?这会儿又糖黏豆似难分难解呢?原来邓秘儿确实对林晓强是有挺大怨念的,可是再大的怨念也敌不过林晓强的甜言蜜语,几句软绵绵腻呼呼的情话下来,她的心就酥了好大一截,再被男人几句撩拨,樱红的嘴唇就神差鬼使的凑了上去,然后情况就失控了,如果不是许菲及时的打开车门,或许再过一会,她就要忍不住骑到男人的身上了。
  
      这会儿,如此糗态被别人撞见,邓秘儿真是羞得恨不能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了,感觉到自己的内裤还半挂在腿上,赶紧伸手去提起来,慌乱的目光触到男人的脸上,竟然发现那冤家竟然还恶作剧似的冲她笑,忍不住横他一眼,嗔骂道:“还好意思笑,都被人看见了,我以后怎么做人啊!”
  
      “切,这有什么大不了的啊,男欢女爱,再正常不过了。”林晓强不以为然的说着,没等邓秘儿再发表意见,就冲外面喊大大咧咧的喊道:“许菲,有什么事啊?”
  
      外面好一会没有动静,直到林晓强唤第三声的时候,门才被打开了,许菲抬头看了两人一眼,眼光却又立即慌乱的低了下去,仿佛刚刚做了见不得人事情的是她一样,声音低低的把事情说了一遍。
  
      “哦,知道了,我会处理!”林晓强应了一句,许菲就逃似的跑了,脸由始至终都红得像猴儿屁股似的。
  
      “看,都怪你!”邓秘儿见许菲如此模样,心情也复杂得不行,见林晓强还在那里窃笑,忍不住又伸手去拧他,“你还笑,你还好意思笑,真没见过脸皮像你这么厚的,这种事情很光荣吗?你还笑得出来。”
  
      “呵呵好,好,不笑了!”林晓强好不容易才收住笑意,这才掏出自己板砖大哥大准备给夏军打电话,可是掏出来才想起来,给罗琳发完信息之后手机就没电了,一直都忘了充,这会儿想打电话也不行了。
  
      “你的手机给我用一下,我的没电了!”林晓强对邓秘儿说,庆幸他的记忆力不差,还记得夏军的电话,否则还得拆电池,拆卡的多麻烦啊。
  
      电话接通了夏军,得知林晓强等人已经到了门口之后,说了声他马上到这就挂上了电话。
  
      自从林晓强电话通知夏军把林家老小接来军区之后,他就开始了戒严行动,目的自然是百分之百的保证林家所有人的安全。
  
      邓秘儿得知有人马上要来,再也不好意思呆在车里了,因为她怕一个经受不住,又上了林晓强的当,再说刚才被他弄得不上不下的,现在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理都相当难受,不呼吸一下新鲜空气浮燥的气血平静不下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