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贴身神医 > 第九百三十九章 再了不起也得挑大粪

第九百三十九章 再了不起也得挑大粪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眼见八个阿訇人又要上来撵人了,假老赤想了想,想了再想,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强忍下满腔的怒气与屈辱,第一次低下了高贵的头颅,装作卑微的低声道:“老弟,请你给我一次机会吧,最后一次!”
  
      “请?”林晓强皱着眉头冷哼一声,他的潜台词是如此的明显:你老赤不配用这个字。
  
      假老赤这会儿已恨不得把林晓强活活撕成碎片了,可他还是咬紧牙关坚难的挤出两个字:“求你!”
  
      苏轼的留候论曾说过:古之所谓豪杰之士者,必有过人之节。人情有所不能忍者,匹夫见辱,拔剑而起,挺身而斗,此不足为勇也。天下有大勇者,卒然临之而不惊,无故加之而不怒。此其所挟持者甚大,而其志甚远也。
  
      能忍人所不能忍,必能成人所不能成!这下,林晓强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假老赤的气量了。
  
      “好,能屈能伸方为大丈夫!老赤,你刚刚说让我看在往日的情份上给你一次机会,那好,我就给你一次机会!”林晓强装作终于被感动的样子,杀人不过头点地,可是如果面对是一个阴险狡诈狠辣之徒,仅仅是头点地那是不够的。
  
      把他赶走了又怎样?真的能在外面格杀?恐怕未必,这人敢上门,肯定就有所准备,一个不好弄巧成拙的话反而使他化明为暗,到时候卷土再重来,自己就把握不住这样的先机了!
  
      所以林晓强决定了,他就要看看,眼前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变的?
  
      “谢谢老弟了!”假老赤低下头,极为感激的道,其实低下的脸却几乎是咬牙切齿,小子,今天你给我的,将来我会以十倍奉还给你。
  
      “哎,先别忙着谢,我只说给你机会,并没有说你一定可以留下来,你还得接受再教育的考验,要你真的不是一块扶不上墙的烂泥,我相信你一定会通过的!”林晓强深知与虎谋皮的危险,但不打死老虎的绝对不是个好猎人,这会儿,他真的已经对这个假老赤来兴趣。
  
      “没关系,老弟肯给我机会就行了!”老赤回答可以说是一语相关的,也不知是说肯给机会他改正,还是说肯给机会他报复。
  
      林晓强也不知听没听懂这话的含机,脸上只是带着淡淡的笑意。
  
      他是一个原则性很强的人,向来禀着我不犯人,人不犯我,人若犯我,我必生气,而林晓强一旦生气,后果是会相当严重的。
  
      这个踩上门来的假老赤显然让林晓强非常的生气,所以不管这人到底是谁,按照常例来说,结果肯定吃不了兜着走,可是这一次有没有可能例外呢?那就只能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老赤,我也不为难你,你只要过三关,就可以留下来,想留多久都行,要是过不了,你立马给我滚蛋,有多远滚多远!””
  
      假老赤淡淡的点头,眼神之中却隐藏着一丝不屑,不就是玩么,这个世上还有人比我会玩,哼,我才不信呢!
  
      确实,这个世界是没有比假老赤更会玩的了,只不过他现在好像有点搞不清楚状况,以前,是他玩人家,现在他是被玩的对象,这种情况下也想觉得好玩,恐怕不是那么好玩吧。
  
      “呵呵,那你等着吧!”林晓强也是笑笑,再不看假老赤一眼,独自出门去了。
  
      林晓强找到了阿怒与胖子,如此这般的对他们交待一番,这就过江进城赶往外勤二处在甘省的办事处了。
  
      外勤二处的实力有多雄厚,权力又有多大,林晓强是一清二楚的,可是那个老是阴阳怪气反复无常的阿受老板他就有点摸不着底了。所以,这会儿他必须去确定亲友们的出国护照到底办好了没有。
  
      其实,林晓强一点儿也不想和自己刚团聚的亲人好友分离的,可是现在保安族里出了一个不知是人是鬼却绝对是敌不是友的假老赤,又搞不清楚人家葫芦里卖的是山药还是炸药,半智斗勇斗阴斗险他都不怕,但是让亲人们跟着他一块冒险,却绝非他所愿。
  
      反正这里的新房就算二十四小时不停赶工,也得有一阵子好整,那不如就让他们出国去旅游旅游长长见识。
  
      在林晓强进城的同时,假老赤的考验也开始了。
  
      阿怒对老曾和老赤一直都没有什么好感,老曾还好一些,毕竟他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他的人品没有问题,可是老赤就不行了,不管他是真老赤还是假老赤,阿怒都不欢迎他再次光临保安族。
  
      不过林晓强既然把这事给阿怒,对兄弟的托付,他还有什么好说的,一定会尽全力去完成的。
  
      这会儿,阿怒来到假老赤的面前,没有多少表情的冷冷说了一句:“跟我来!”
  
      假老赤的眉头紧皱了一下,显然是很不习惯别人对他这种呼呼喝喝的说话方式。可是这会儿,不习惯也得试着去习惯了。
  
      阿怒把假老赤带到屋后一个非常简陋的小房子前,这就停了下来。
  
      阿怒伸手推开了小房子的门,一股熏天臭气便扑鼻而来,臭得几乎让人窒息。
  
      这就是乡下独有的厕所,房子里面是一个大池,上面棚着几根方木条,人方便的时候就蹲在上面,日积月累之后,池子里就装满了大粪,在化肥紧缺的农村,这就是肥沃土地最好的肥料。
  
      “看到来了没有?”阿怒朝厕所边上的一担木桶与一个长木勺子问。
  
      假老赤没有回答,他又不是睁眼瞎,肯定看到了。只不过他觉得有点奇怪,不是说要考验吗?怎么来跑这来了,这有什么好考验?难道是考验他的耐臭力?不会是这么小儿科吧!
  
      正当老赤疑惑不解的时候,阿怒指着那些木桶与长勺道:“用这担木桶把粪水挑到三里外的农田里去!”
  
      阿怒扔下这句转身就欲离开。
  
      “喂,等等,你是让我挑吗?”假老赤着急的问。
  
      “不是让你挑,难道让我挑吗?”阿怒转过头来没好气的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