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这个剑仙有点冷 > 第五章 情之初终得入仙路

第五章 情之初终得入仙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接下来又是四五日,这卢四娘每逢深夜便来,无奈江河有心无力,
  “绝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江河恨然想到,最多三日,江河必然要被采补而亡。
  江河在床上艰难起身,一个踉跄差点跌倒,扶着桌子
  忽然看见桌角有剪刀和针线,于是心生一计,但是得从长计议。
  是夜,卢四娘又扭着腰肢款款而来,江河故作惊恐状求饶着。
  “求求你饶了我吧,等我恢复好一些,不要取我性命”
  说罢涕泪横流,竟似真的嚎啕大哭,卢四娘见状,也低头沉思。
  “这独臂小子有如此气血,待其长大...岂不是更妙的炉鼎,我且慢慢来采补,切不可伤其根基”
  心中想罢,便娇笑着对江河挑逗着。
  “小弟弟,我怎么舍得杀你呢,我爱你还来不及呢”
  江河闻言,心头不屑之意更浓,只是心间知道自己的缓兵之计计策大概是成了。
  于是当夜卢四娘竟真有所留手,准备把其当成一个长期炉鼎,事罢便心满意足的离去了。
  只留下江河独自在房间内恨恨不已,却也无可奈何。
  接下来几日,江河发现这卢四娘虽是修士,却没有白发老者他们举手投足的法术,且也不能踏剑而行,却不知她有几分手段了。
  心中大约有了一些思索,大概这卢四娘定是修为低下,没有防身之术。
  无非是她口中吐出的粉色烟雾颇为诡异,江河发现这烟雾只有迷人心窍之作用,并无杀伤力。
  便决定有所动作,只是对待修真之人的种种玄妙,也不能轻易大意了,还需小心谨慎。
  就这般又过了几日,江河在其床下藏入剪刀。
  深夜,卢四娘款款而来,只是今日有所不同,似是心情不错
  “这两日越发感到修为突破在即,这小子确实得留着,看来今夜便能突破练气三层了”
  心中这般想着,眉眼就更舒展了,果不其然,在采补途中,卢四娘感觉经脉隐隐作胀,似是灵气要撑破而出。
  于是更加卖力,心头只有这修真大道,忘乎所以,殊不知江河手却缓缓伸入枕头下。
  他虽不知卢四娘是何种情况,但是此刻她神志忘乎所以,正是出手最佳时机,于是狠下心来!
  目光锐利更盛,卢四娘看着身下的少年目光,似有所不对,却也没有在乎,继续吸纳血气已供体内灵气游走。
  慕然间!
  “嗤拉”
  一声,江河用尽力气将剪刀刺入卢四娘脖颈,霎时鲜血四溅,卢四娘尖叫一声,踢开江河瘦弱的身子。
  双手捂着伤口,浑身颤抖,实在是这种鲜血不止的样子让她疼痛之余尽是恐惧。
  “他怎么敢!他怎么敢!他不知道我随手就能杀他吗他何时布局杀我的!”
  心中千思百绪,手中正要动作,无奈血流不止,似乎气息也隐隐上不来,且刚刚真气回流,尽然一大半流入这小子的体内!
  这小子不是凡人吗?
  卢四娘更加惊恐,却见江河猛地扑来,剪刀如砍刀般不要命的划向卢四娘,此时江河眼睛血红,脖子青筋暴起,唯独口中一言不发。
  也不知刺了多少下,卢四娘早已死透,其鲜血流的满屋子全是,床单被子全是猩红的鲜血。
  江河坐在其身旁,口中发出破风箱一样的赫嗤声,竟这样久久的坐了一个时辰...
  他杀人了1
  江河心间颤抖不已,无奈其到底是少年,虽心性不同于其他同龄人,可也是境遇所致。
  恍惚间,江河想到了一年前的年节,爷爷,铁叔,王叔,大家其乐融融的坐在一起,流下了眼泪。
  世道不公吗?
  他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知道这是他今后唯一的一次眼泪了。
  他长大了,他们,也不在了。
  江河坐了许久,深知此处不可久留,于是拖着残躯翻找卢四娘的柜子,找到了一包金银首饰和银子,于是毫不客气的装入怀中。
  末了,还看到两本书,他也不识字,便胡乱揣入怀中,换了身衣裳连夜离开了红楼,在夜色下缓缓前进。
  城门已然关闭,明日这红楼如此惨像,肯定无人能瞒下。
  这城门楼是走不通了,不如趁夜从河流出去,忍者身上的剧痛和无力,江河找到苍云河的在侠和城的分河,一猛子扎下去,慢慢游走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